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九型人格  >   九型分享  >    内容

坚守九型人格的原本

作者:韩晓宾|文章出处:中国九型人格学院|更新时间:2010-06-01

  尊敬的**导师:

  我有幸在美丽的厦门学习,不!是感受了九型人格的课程。非常感谢导师的谆谆教诲,我受益匪浅!对于九型人格,我是第一次全面、严肃、认真的学习,所以用4号特有的感觉功能写下这篇肺腑之言:

  九型人格,最初起源于教义。我想它最原始的功能也许是期望人类有归属感。这个可能是人类早期征服自然后开始探索自我的一种表现。我想九型这个东西原本是相对简单的。

  后来,随著人类的进步,生存环境变得更复杂,人也相对多元化,扮演的社会角色也越来越多,知识和信息变幻莫测的充斥在人们的大脑中,后来在借由现代科学思维的介入,比如,在古老朴素的哲学中加入了心理学以及行为科学等因素,九型人格开始披上了学术化的外衣——变复杂了!

  我想我必须说明的是:我承认这是一种进步。就象我们由石器时代进入到工业化时代一样。可是,我的感受是:在我们追求进步的同时我们不能忘记也不应该忘记那些最原本的功能。就像我们发明了锤子,可是在没有锤子的情况下我们一定要知道——用石头一样可以把钉子钳在木头里一样!

  其实在中国古老的智慧中也有这样的情况。比如周易,是一个预测变化的工具。古时候,目不识丁的农民也可以在田间地头用几根稻草占卜一下,以此来看看未来的运势! 可是后来有学者和权威,写了系辞和爻辞以解释周易。再后来不断有学者去诠释它,易经就变成了“易学”,学术化了,于是也就复杂化了。复杂到过去农民们都能掌握的技术,今天哲学系毕业的硕士们也不能很好的掌握!其实在我看来,周易中的原始要领用半天的时间教给一个小学生就可以完全掌握。可是不幸的是我拿著我的这些观点找了几个有名的周易大师去探讨,他们不是嗤之以鼻就是吹胡子瞪眼,让我一下子体会到“世人皆醉我独醒”的4号悲情。我相信,**导师和**导师一定不是这样不能容纳的人,所以才写了这篇心得!

  我不是想批判科学也不是想否定九型理论,相反,九型让我很著迷。所以,我才有了这么多的想法和感触!

  我真正想说的是:我在我们的教室里看到了一些行为,听到了一些言语。比如:“有些人都急于掌握如何洞穿别人的技术,而不是关注去深刻检讨和改变自己”。比如:“有人听说我是4号就盯著我的眼睛或上下打量我的外表”。他们这样做,作为4号的我已经很情绪化了,可是他们仿佛比我更生气,然后用比如“装4号很好吗?”“没见过像你这样的4号!”之类的言语来伤害我的情感!

  据说他们已经学了很长时间的九型课程,并非是我这样的初学者。于是我就有产生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学习了很多的九型课又是专业导师班的学员,怎么连一个基本的容纳和开放的接受都没有学会呢?这样的“导师”们毕业了,再去教别人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啊!

  我想,两位导师,在今后的课程中能否加强一下关于这方面的教导?

  我想我们没有学习九型人格之前我们也至少应该知道我们是谁!学了九型,我们进步了。我们的进步在于我们知道我们是谁,或者,我们知道我们离我们那个“应该的自己”有多远,而不是首先知道或判定别人应该是谁!

  其实,真是的知道自己是谁,已经是一个很大的工程了。完善自己到“应该的自己”更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就像养育了我的父母和朝夕相处了十几年的妻子尚且问一句“怎么读不懂你呢?”而我们学了一个九型皮毛的同学,非要用他们的偏执给我打上一个让他们自己舒服而不考虑我的感受的编号!就像奴隶主强行给奴隶打上一个烙印一样!甚至都没有基本的尊重!难道学习九型就是学会怎么利用这种知识不尊重别人么?

  我发现有些人学了九型就跟算命先生一样,上来二话不说瞟你一眼就给你一个型号。中医还讲究一个“望闻问切”呢!说实话,我很担心他们会在这条错误的路上走太远!

  我想人生就如一条长河,每一条河都不尽相同。你只有看到了这条河全貌才能判定出这是哪条河。包括我们自己判定自己的河!有的人为什么不能准确地找到和体验自己呢?!我想有的河可能在平原上,我们跳出这条河登高一望,便看到了这条河的全貌,于是我们很快就明白了自己;可是有的河可能在崇山越岭之间,曲曲弯弯,即便我们在高处望了也只能看到河的一部分,又到了一个高处,又看到了河的一部分,但总不能看清全貌,于是我们就会有困惑!可是有的人居然抓到河里的一颗鹅卵石,一抔沙土,就要确定这是黄河还是长江,岂不是很可笑!这就犯了盲人摸象的错误!

  我也并不想绝对地否定,从外形特征到别人的型号。中国人是很讲究辩证的。从老子就开始了。就像中国有两个成语:“管中窥豹” 和“窥一斑可见全豹”。同样的事物两个成语,却表达了两个截然相反的意思!哪个对呢?我想得分情况,那就是看谁去“窥”,一个有经验的一看豹斑就了解了整个豹子,也不是没有可能,而一个新手看见豹斑还以为是只蝴蝶呢!

  关于判定他人性格型号通过讲述还是通过观察外表行为的问题,争论很多。**导师也讲了,在国外也有过这样的分歧。我想这就像金庸笔下的华山派剑宗和气宗的分歧一样。练到至高境界,可能是殊途同归。关键是不管哪条路,方向总是要先弄对了,方向错了,气宗的人就可能走火入魔,而剑宗的就可能舍本逐末!

  就像我们的九型学习,正确的方向在哪儿呢?我个人认为,我们学习九型首先要去研究自己,知道自己,完善自己,而不是去研究,判断别人。这样的话,你无论是内观,对话还是研究自己的外表,行为都不会有什么问题嘛!

  事实上,我甚至认为,极端一点讲,我们根本不需要了解别人,我们只需要了解九型完善自我就足够了!

  了解了九型,我们就知道这个世界是多样的,人也各自不同,我们就学会了理解和包容。

  与此同时我们再完善了自己,那就更不得了了!因为只要我们是正确的,我们的世界就是正确的!那,我们还会有什么问题吗?

  我想,这就是我前面说的关于九型这门古老智慧的简单的原本问题。无论我们用什么样的科学理论完善充实这门学问,这个根本的问题都不能忽略!而这个问题在课程中谈的太少了,我想应该成为一个原则重点来学习,避免学员走入舍本逐末的误区!

  我期望九型人格的课程应该是这样:告诉大家我们都是一些迷路的孩子。我们期望借由这个课程的引导,帮助每一个人都找到自己的家。有的人可能很快的找到了家,我们就去祝福他(她);有的人可能迷失的很远,一时找不到自己的家,那我们就给他(她)一些安慰,用鼓励,支持照亮他们漫长的探索和寻觅之路;有的人可能找错了家,我们也不必笑话他,也不是急于把他赶出去,把他当作一个客人,招待他,主人的殷勤会让他明白,他只是一个过客;我们不必像一个指路人一样,对那些正找寻家的人指手划脚,且不说你可能指出的方位不一定正确,即便正确,你也无权剥夺一个迷途者自己找到家门的幸福。

  当大家找到了自己的家,接下来,我们就告诉大家如何去面对……

  我只学习了几天,但我实在忍不住、写下了这篇文字,可能有偏颇,也有我本来型号的偏见!可是我感觉到、清晰的感觉到、我的感觉离九型的原本很近。我真的不想在我著迷的九型人格课程的课堂里看到一些残缺的景象!我真诚的呼吁,让所有的学习九型的伙伴都来坚守这种简单的原本。否则,对于我们本来就有些相对复杂的中国学员来说,学不学九型也罢!

  此致

         敬礼

  一个很爱九型更爱你们的学员

  韩晓宾


标签: